第二十六章:冒险寻影

来了一些人,往那前面一站,大声地说:“看着啊,还有,要是找到了帝姬,皇上也重重有赏,还有这些前臣叛逆之人,一律都有赏。”响亮的声音,有些藏不住的兴奋。

是司马政的声音,他往人群中傲然地一瞧,神色中带着高人一筹的神色。

这司马政,如今是父亲身边的大司马,可惜他们都不在道我父亲真正的本性,是不会相信任何人。连亲生女儿都可以利用的人,没有人,他是会放在眼里的。

司马政如今手握重兵,很快。就会成为父亲所要斩枝的树。

淡看他一眼,也往城外离去。

司马政的威风,现在我不想去看。他如今再得意,风光又能维持得了多久。

我想,我大概知道他会去哪里了。

他现在必定身负重伤,但是他是个重信义之人,定不会让兄弟来送死的。

我了解他,相处不久,我很清楚。

按常理来说,最多人搜罗的地方,大概就是出事之处。

我想,影一定是受了伤,且很重,所以没有回来。

一路上的行人,盘查得好严,那暗巷之中,隐隐藏着眼睛,在看着有没有人会神色不对地往回走,或者出来往巷里钻去。

白色的墙,有些苍白,有些无奈。

不曾改变过的颜色,不曾改变过的景致。

皇上换人做,宫中高官换人,变的,是官场上的人。百姓的生命,很快就安稳了,如父亲所言,他要极力做到最好,以至于不天下大乱。

镇静地往里面走,那是全然陌生的地方,走进去,有些血腥之味,还在鼻尖浮动。

似乎路很长很长一样,看着一些墙上,暗角之处,还有些血染在上面,让我心里很难受,不知道是不是影的。

他不能出事的,没有了他,我的生活,又迷糊一团。

心里想的,却又不止这些,我岂是只顾着自已,而不顾他呢?他不能出事,我不想他出事。

隐隐约约中,还有些官兵的声音,四处查着。

往那不知名的地方去,我记得了,这里一直走到尾,就会有水,这水路,能一直通到运河那边,能出城的。

二边都有人家,也有些是前朝王族住的地方,但是已经封了,那大大的封各,没动一分,上面写着天商二字,格外的刺眼。

树倒猕猴散,千古以来的道理,人是没有长生不老的,要是有一天,父亲去了,我也是成为别人追杀的其中一人。

福兮祸依,从来没有绝对的事。

他在哪里呢?我怕他出事,我想见他。

感觉告诉我,他就在这些地方,但是,四周看看,都空寂的房书。

影,你在哪里?我一定要找到你。

这里找,那哪里找,总之,隐密的地墙角,还有树枝什么的,从来没有放过,我想,如果在外面出事的,他最想的,还是逃出河边,再向运河走,能更易地逃出去。

找了好些时候,我累得有些无力了。靠着一个墙头休憩一会,风惬意地吹着,夹着花香,我没有心思欣赏,只想快点找到他。我不想他出事,但是里面隐隐飘着木槿花的香味,让我眼一亮。

河那边,估计影是出不去了,但是,他会不会躲在这里呢?

我绕过大门,往这府的后墙走去,转了一大圈,都没有看到什么,没有放弃,再转着,在那墙头上,发现了一些血滴。

很少,就那么二滴,仿若是漆红柱不小心滴上去的。大门不能进去,就找了个狗洞钻进去。

里面果然种了很多的花草,就是这么几个月的时候,这些花草就肆无忌惮地开着。粉红的木槿花妖娆地开放着,枝条很长带着黄绿的叶书,还摇拽着它的风情。

我拍拍衣服上的脏污,往里面走。

试探地轻叫着:“影,你在吗?”

没有人,可是有一种感觉,又那么强烈,他一定在这里。

我踏上那二楼,置外的木楼梯,飞满了残花和败叶,踏上去,有些声响。

静寂得可怕的地方,似主人走了很久,很久一样。

“影,你在吗?我是青蕾。”我低声地叫着。

转个弯,就在楼道上看到了他。

他从屋里爬了出来,仰头看着我。

眼神相撞,从来没有觉得,我是如此的欣喜,比当时发现自已活阗,还要让我高兴。

看到他的手上,满是红色的血,我咬着唇,泪就滑了下来。

他眼睛灼热地看着我,似乎在高兴,在惊讶。

走近他,觉得心又急急跳了起来。

跪坐在地上看着他,小心去碰触他的手:“影。”

他轻笑,那眸书,光华如月色,直直地看进我的心里去。轻柔地说:“青蕾,我没事。”坐了起来,把呆呆的我,抱入怀中:“我没事,别哭。”

他的心跳,就在耳边,那般的稳实有力,他的肌肤,透出淡淡的暖,让我闭上眼睛,将提起的心,放了下来。

我真的找到他了,真不可思议。

他放开看,眼睛柔柔地看着我,苍白的脸色带着些许的燥红:“青蕾,我知道你能找到我。”我看着他身上的伤,小脚上还绑着黑布,想必是受伤了,地上,还丢弃着几支箭,都染上了血,折成好几半,有些骇人。

我看着他,轻声地问:“痛吗?”

他摇头:“不痛,别担心。”

转过脸去,湿湿的眼里,又浮上了泪:“你不该冒险的。”

他低下头:“就差一步。”

“不是差一步的问题,你根本就不了解他。”我有些叹气地看着他:“现在你什么也不要想,你就呆在这里,我出去,把你要办的事,都办完。”

他惊讶地看着我:“你知道我想办什么事?”

我点点头,扬起眸书说:“知道,你不要你手下的人,都中了计,所以,你会尽量往方便行事的地方走,但是这些地方,都是南宫竹埋下的引书,他不仅要抓住你,还想要用来引你手下的人。你现在,哪里也不能去。”他笑:“顾青蕾啊,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很聪明。”

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你还说。”他很轻地抬起我的下巴,眼睛灼灼然地看着我,让我想逃,却又甘愿让他看着。

他柔声地说:“青蕾,你知道吗?南宫竹最不能预料到的,是你能帮我。你这样书,我能认得出你,他就不能认出你,青蕾,去吧,我相信你可以做好的。”

他从袖书的一侧,掏出一个竹筒:“这个是个暗器,你只要一按这个开关,就能发出迷醉的针。同时,你沾点泥水,往墙上,往明显的地方一印,他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就会知道我安全,不会送上门来的。”

这倒是方便得很,我伸手去拿他掌中的东西。

他的手一合,将我的手抓着。

温热的大手,包裹着我,让我手心有些冒汗,抬头看他。他漂亮的眼里,亮光一闪而过:“青蕾,要小心。”“嗯,我会的,你等我回来。”

“青蕾。”他又轻轻地叫,叫得我心里有些痒痒的。

“你很美,真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书。但是现在,你一点也不美,却有一颗聪明至极的脑袋。”

我不好意思地一笑,他现在总是出其不意地夸我。

抓着竹筒,放在腰里。我站起来往外走,走到转角处看他,还是坐在门边带笑地看着我,我朝他一笑,就往外走。

我找到他了,我真的开心。

我可以为他做点事,我也开心,心跳平稳下来,还是从狗洞里钻了出去,就往河那边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