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章 懂吗363章 保护

362章 懂吗363章 保护

红鸾在名义也算是伺候太子的人,虽然还没有在太子身边当差;不过太子的身子她还是应该当心的,尤其是只有她在的时候:万一太子有个头痛脑热的,她就要被问罪了。

所以她很在意太子身体如何,一双眼睛也看着太子的耳后,琢磨着可能是天气太热中暑了吧?虽然说夏天将要过去,可是秋老虎同样能热死人的;嗯,要不要现在就招呼山下的人,伺候太子殿下回宫同时宣御医呢;现在就算是太子中暑应该也不严重才对。

当然要等太子示下,太子的事情可不是她小小宫人可以做主的。可是她的话问出之后,太子半晌没有言语,也没有转过来身来;她不得已再开口道:“殿下?”太子刚刚还好好的,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听不清楚她说话了才对。

万一是已经听不清楚,那可当真就是大祸事儿;红鸾紧盯着太子通红的耳后,身上的汗毛都站了起来:今天她不会如此倒霉吧?太子真病倒在亭上,于她来说可是大祸事儿。

太子没有回头在一再的催问下咳了两声:“我没有事儿。”他知道被红鸾发现了脸红的事情,心中生出几许不自在来。

红鸾再看一眼他红红的耳后与脖子不太放心的道@无@错@小说 ..C<:“殿下,您真得没有不舒服?奴婢担心你受了风……”

“我说,我没有事儿。”太子有点气恼的样子,他哪里是受了风?可是他还真没有办法向红鸾说清楚,而且红鸾的话也让他有三分恼火——红鸾居然只是当他受了风?刚刚他在听到红鸾的问话时,还担心红鸾是发现了他脸红的秘密,是在试探他。

试探虽然让他有些不自在,但是他心中还是有点期盼的;如今他对红鸾的心思在宫里,已经落入有心人的眼中,认为应该和红鸾好好谈谈的时候了,如果红鸾能看得出他的心思倒是正好,也免得他就是说不出口。

可是听到红鸾再三的确认他是不是中风了,心中当真是恼怒:他脸红、他脸红就是高热不成?就不能是、就不能是……。他的脸猛得更红了,自己也感觉到了脸上的热度,于是更加生气自己的不长进——有什么呢?不就是个女子吗,他又不是没有女人,他有好几个女人了

就算他再给自己说什么女人的事儿,他的脸依然是红得发紫,同时额头上还见了汗;他真想狠狠一拳打在柱子上,他可是堂堂的太子、将来的天子,怎么能如此无用?

他很自己的气,握紧拳头粗着嗓子对红鸾又说了一句:“你好好听我说话就成。”他说完又感觉自己的语气是不是太重了,回过头来看红鸾是不是被吓到,因为红鸾虽然是宫中“勇猛无双”的宫人,但是在他面前从来都极小心的——他很不爽红鸾的小心就是了。

再不爽也不想吓到红鸾,他回头看到红鸾低头的样子声音不自觉的放柔:“我真得没有事儿,只是有些热,可能是在太阳下等你等太久的缘故。”本就是个借口的事儿,可是说出来后就发觉很不妥,他立时有些心慌:“我刚刚的话、刚刚的话——,你听清楚了没有?”

此话问出来,他的心中倒是一松。他可是太子,是男人,有什么不能问的?问个清楚明白也好。不过想到福王的话,心中多出三分希冀的同时又多出三分的忐忑:红鸾不会像对福王一样对自己吧?

太子还真得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再问出第二遍来,心中有些紧张、有些担心,总之是很别扭的感觉。

他在东宫里面对那几个妻妾时,言谈举止自若,想逗得谁开心定让她笑得合不上嘴巴,只要一个眼神过去,就能让太子妃等人晕头转向;可是他却不知道为什么和红鸾说话的时候,就是不能把心里所想说得清楚明白,每句话说得都那么的艰难。

红鸾抬头看看太子,两人的目光撞到一起却不约而同避开;只不过太子避开后生出恼意来:为什么要避开?至少也能在她眼中看出什么来的才对,对自己如此“胆小”的举动他很不满意,所以他对自己更生气了。

而红鸾却只是出于规矩,她做为宫人不可以直视宫中的主子们,所以在看到太子的目光后她当然要避开,对于太子目光里的不同当然也就没有太过注意;不过她倒是注意到太子今天的眼睛,很亮。

就像是那天晚上福王的眼睛,不,要比福王的眼睛更亮,就算现在是白天福王那天是晚上,但是福王的眼睛的确是不如太子明亮:红鸾也奇怪,但事实上就是如此。

“殿下所说奴婢都听清楚了。”红鸾当然要如此作答,其实压根就不知道太子所指是哪些话,可是她做为宫人不能、不敢不仔细听太子所言的:好像也没有说什么特别的事情的吧?太子所问倒底是哪一句呢?想了想她认为应该是指今天慈安宫中发生的那向句话吧,嗯,绝对是的,不然太子殿下还能关心什么。

太子听到红鸾清脆肯定的回答眼睛亮了亮,脸上的红晕有加重的样子,这次却还是把目光定在红鸾的眼睛上:“你真得听清楚了,嗯,听清楚就好;我想说的是,那个、那个我现在还不能给你……,你懂吗?”

红鸾听得真想翻白眼,能听得懂才真有鬼了;她听得是一头雾水,太子的话她来来回回想了几次,可是太子不曾答应给过她什么,她也没有向太子请求什么啊:太子要给自己什么东西?

她很想问,抬头悄悄看一眼太子的脸,很明智的闭上了嘴巴;她的直觉告诉她,如果她敢问的话,定不会有好事情的。算了,反正太子赐下什么来她就要什么吧,有东西可拿总不是坏事儿。

“是,奴婢懂的。”她因为心虚声音并不大。

不过她的样子、她的声音落在太子的眼中便有些不同了;只是红鸾并不晓得,她还在心里反复的思索着太子说过的话,猜测太子想要给自己却现在还不能给自己的赏赐是什么东西:如果是京城的一处宅子就好,就算是小点儿也没有关系啊,以后她出宫后就能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363章 保护

太子没有想到,事情没有他想像中那么的难,话说出来后其实就简单多了:他早应该就说的,也就不会被福王抢先一步。

对,他就是听到福王的话后才会想到问问红鸾的;说实话在之前他没有想过福王会看上红鸾,以为她的好只有他看到了眼中,而且他和福王不管是明着还是暗着争什么,从来也没有想过要争女人的。

宫中绝对不缺女子,有什么可争的?如果福王喜欢大不了让给他就是,为这等小事儿不管是伤了“手足亲情”,还是误了大事都极为不值。可是当他在慈安宫中听到福王话中的暗示时,心中却生出一丝慌乱来,红鸾当真跟了福王的话?

不,他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宫中所有的女子都可以给福王,唯有一人不可以

太子在这里等红鸾,担心红鸾之外还想和红鸾谈一谈;现在谈过了,而且如此容易就和红鸾各自挑明了心意,得到了红鸾的回应后他的心反而一沉,忍不住长叹道:“不是我不想,而是对你的保护,不想你成为某些人的目标而受到伤害;我这个太子,唉,就是委屈了你,只怕我的兄弟们少不得要罗嗦于你。”

“眼下到了紧要的关头,不确定的事情他们不敢太过放手,如果让他们确定了你反而更危险;接下来的日子你可能会因我添不少的麻烦,你,怪不怪我?”

最后的一句话自然而然脱口,事先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会说出这样“软弱”的话来;不过问也问了,他想想好像有点不妥、也就是有点不妥罢了;再转念:倒底是要把事情说明白才重要,莫要让红鸾误会了他因此再被他的兄弟所乘。

事情挑明之后他发现自己越发不能自制,不像原本什么也没有说的时候,还能很好的克制自己。

红鸾低下头,感觉今天太子殿下的眼睛实在实在是太过明亮,让她都不敢看了:“奴婢不敢,奴婢不会怪殿下。” 太子有大事要做,怎么可能要为保她一个宫人而大费周折?她明白也理解,且她还要借太子之力报仇,哪里会又哪里敢怪太子。

再说了她只是个宫人,就算是太子要利用她去做什么事情,心中有所怨言又怎么敢形于色?她很知道自己的身份,很清楚自己的本份;对于太子的话,她也只是多想了一点:果然不愧是人人都赞仁厚的殿下,真假不论吧,至少他如此说话还是很感动人的,她就被小小的感动了一把。

太子听到她的回话,很不满意的伸出手去拍拍她的头:“说话不要这样一板一眼的,你不累我听得也累;”他的手很自然的下滑,放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拉她到身边,却刻意保持着两个间的距离:“我今天很开心。”

红鸾抬头看太子一眼,不明白太子在开心什么;虽然说她和太子站得如此近有些不妥,不过太子的所为可不是她敢质疑;看到太子脸上红晕淡了不少且精神的确不错,终于放下心来不用担心太子会给她带来祸事儿了。

“鸾儿,我以后这样唤你如何?”太子看着红鸾轻柔的问道。他可不是小男孩了,是妻妾成群的男人,虽然已经情动,却看着红鸾没有任何太过亲昵的举止,那只放在红鸾肩膀上的手也是以保护的姿态,不是以搂抱为目的:这一点他并没有注意到。

红鸾闻言越发感到太子和平常的不同,抬头看看太子:“是奴婢的荣幸。”话还没有说完了她身上的汗毛都要站起来了。

古安平叫她鸾儿她只会感到亲昵,就算孟大人叫她一声半声的“鸾儿”,那也只是玩笑的成份大,她当然不会往心里去;可是太子这句“鸾儿”落到她的耳中,怎么听怎么别扭——太子和她什么时候熟悉到如此地步了?

太子偏轻轻的唤了她两声:“鸾儿,鸾儿。”

红鸾的鸡皮疙瘩都被太子叫了出来,却不得不轻轻的应声;虽然太子没有对她有什么不规矩的举动,可是忽然间她有一种被福王迫近时生出来的感觉:她想离太子远一些,越远越好。

太子微笑起来,看着红鸾也不眨眼,过了好一会儿他轻轻的道:“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因为担心你才耽搁了些时候;现在,我要去忙了。”他话虽然说着要走可是脚下却没有移开一步。

他是极开心的,因为红鸾的心意和他是相同的;刚刚把那层窗户纸捅破,说实在他真得很想和红鸾坐下来好好的说会子话:就算是不说话,两个人坐在一起看看天、看看云,看看花草树木也是让人愉快的事情。

但是他真得有事情,很多事情且很急;如果他不去把那些事情处置好,只怕他和红鸾永远没有一起看天、看地的机会。做为男人,对心爱女子的爱最低限度就是让她没有危险的生活下去。

想到自己现在什么都不能给红鸾,而且肯定红鸾因为他还会有些麻烦,他却不能站在红鸾身边保护她,实在是太过委屈她。拿开放在红鸾肩膀上的手,他自脖子上取一块贴身戴着的玉来:“这个,给你。”他说是给,不是赏。

红鸾微愣:“殿下已经赏过玉给奴婢了,奴婢还没有……”

“这个不同。”太子拿起红鸾的小手来,那双柔软却并不像他妻妾柔滑的小手,让他心猛得跳了几下,大拇指情不自禁的在红鸾的手心里动了动——他可以对天发誓那真得不是他想要轻薄红鸾,完全是大拇指自作主张;随即醒悟过来的他,脸再次飞红的匆匆把玉塞进红鸾的手中:“放好。”

他对自己的自持向来很有些骄傲的,可是今天不过是握握红鸾的小手却能生出冲动来,这让他暗自生自己气的同时,也很些困惑。

今天终于能更新了,断更两天请亲们多多谅解,同时还要谢谢关心女人书友们。

PS:再厚脸求粉红fn红票现在是185票再有5票就能加更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