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章 小人心思104章 有仇

103章 小人心思104章 有仇(粉红票300张)

太后也多看了一眼柔妃,没有想到她还有这本事,想到儿子对她的宠幸看来儿子还真是有眼光的;在她的眼里,原本看到的只是柔妃表面上的柔弱与暗地里精明,和丽妃虽然没有斗个旗鼓相当,但吃亏的时候还是不多。

太子忽然道:“先不要打宫女红鸾。”他要听完柔妃的问话再做计较,此举很合他的性子。

福王听得眉头微微皱起,康王脸上闪现怒色;而花绽放低着头无人看到她的脸色。

女官是太后的人,她奉太后之命去搜查就是为了找出真正勾结刺客的人,听到柔妃相询当然不会隐瞒:“坑壁十分的光滑,应该是用利器,比如是铁铲之类趁手的东西所挖;如果是平常的宫女,要挖那个一个坑出来,算上休息、用饭的时间,怕是要二三两天。”

“用那么久?”康王皱眉,如果女官不是太后的人,他八成一脚就要踢过去了:“听你所说坑虽然不算浅但也不用这么久。”

“回王爷的话,那坑并不大,直上直下的一看就是训练过的人所挖;如果平常的人,想挖出那样的坑来,二三天已经是极快了。”女官不慌不忙的答道:“而且院中的土很是坚实,男子小说..<>

女官并没有夸大,挖出来的土要藏起不能让人看到,有人时不能让人发现那地方有个坑洞,这些都要占用不少的时间;何况红鸾还要带着宫奴们去当差,能避开宫奴们做此事自然需要很久的时间。

柔妃没有理会康王的话只管继续问道:“可在那院中找到多出来的泥土?”挖出来的土要填进去绝对会高出很多的,想做到天衣无缝多出的泥土就要另外处理。

“回娘娘的话,院里院外,所有的屋子都翻遍了,并没有找到多余的泥土。”

柔妃看向太后和太子微微欠身:“太后、太子殿下,臣妾已经问完了。”

太子先吩咐道:“把宫女红鸾带进来。”

红鸾已经被打过几板子,疼得咬牙才能挪进大殿中;进来她便跪倒在地上:“奴婢冤枉,那东西真不是奴婢所藏。”

疼极的她并不是没有泪水,她却硬是没有让泪水流出来。

太后听到她说话时的颤音:“抬起头来。”

红鸾抬头,一张小脸白中泛着不正常的红晕,那是被责打疼痛所致,但是她的眼中坦坦荡荡;双眼通红隐有泪光,脸上却并无泪痕。

“倒是个心性坚韧的孩子。”太后说完后没有再理会红鸾。

红鸾低下头时悄悄看了一眼花绽放,两个人的目光相撞霎间火花四溅,之后两个都若无其事的避开:事已至此所思所想不过就是如何置对方于死地罢了。

太子看向侍卫们:“他们二人可有功夫在身?”

“没有。”

太子又问女官:“可找到挖坑洞所用的东西?”

“没有。”

太子想了想又道:“看看他们二人的手。”

自有人过去验看,红鸾的手上有厚厚的茧子,因为她做宫奴的时间也不算短了;而古安平的手上光滑的很,什么也没有。

就算红鸾手上的茧子让她有挖坑洞之嫌,但是她却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挖出那样一个坑洞来:哪怕她是受过训练的,她的力气也让她做不到。

太子看一眼花绽放:“那个宫奴如何了?”

立时有人把杏儿带上来,她看到红鸾身上的隐现的血迹便知道红鸾被打了;扫一眼花绽放却看不清楚她的脸,自然无法判断她现在的情形。此时的杏儿感觉到死亡就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尤其是再看一眼红鸾身上隐有血迹的衣裙。

红鸾疼得满头是汗,清楚是柔妃的话免她再受皮肉之苦,看到杏儿进来知道关键就在她的身上,便炯炯的看着她,想提醒她助花绽放只会让她寻一条死路。

可是杏儿现在心神已经乱了,听到太子的询问战战兢兢的答道:“是,奴婢、奴婢看到了。”说完她就伏在地上再次瘫软直不起上身来。

因为她知道就算是她按照花绽放的吩咐做,她也不会不生路。

花绽放的眼色闪过喜色,连忙叩头道:“太后娘娘,太子殿下明鉴,如果他们和刺客勾结在一起,那坑洞便有可能是刺客所挖。”

柔妃盯着花绽放真想给她一个耳光:自开始她所说只是猜想、听说,可是自己据理力争却抵不过这个可恶贱人的几句推测;因为她很清楚皇家人会如何想。

康王看向红鸾冷喝:“你还不从实招来,是不是还想再受皮肉之苦?”他心急于柔妃的话,因为如果今天的事情和红鸾无关,就和柔妃也无关——这倒没有什么,但是接下来要问罪的人却是花绽放,那就会牵连到他的母妃。

福王的眉头微微一动看看康王却并没有开口,他看向了地上的红鸾:“如果你当真是被人所诬,那么实话实说是你唯一的生路。”

红鸾没有想到杏儿在此时会站到花绽放那一边去,她和古安平交换眼神后道:“奴婢是有话要说,还请太后娘娘和太子殿下让杏儿回避。”

太后和太子相视一眼,由太子开口:“你自管说就是。”小小的宫女当然不可能左右高高在上的皇家人。

红鸾闻言惨然道:“那,奴婢除了冤枉外无话可说。”

太后和太子脸上都闪过怒容,过了半晌后太子挥手:“带她下去。”太子所指正是杏儿。

花绽放却在此时叩头:“太子殿下,贱婢敢如此目无尊上,拖出去打就是——她不说就打到她说为止。”

太后看向花绽放眼中闪过极大的不悦。

福王此时开口:“太子殿下要如何做事,还需要你一个小小的女史指点?”阴柔,但并不冰冷;他看着花绽放的目光好像有点变了。

康王多少有点吃惊的回头看向福王,不过他向来相信自己的二皇兄,所以奇怪归奇怪并没有开口说话。

倒是柔妃的目光在福王和花绽放身上流转一番,实在是猜不透此刻福王如此说话是什么用意:宫中上下无人不知花绽放是丽妃的人,就算福王斥责她几句、哪怕是打杀了她也改变不了什么。

104章 有仇

花绽放被福王斥责再次垂下头:“奴婢不敢,奴婢只是看她小小宫女敢要胁……”

“可有人问你话?”福王打断她的话:“没有人问你话,你就守好自己的本份。”他的语气依然不重,甚至算得上是温和。

花绽放身子一震终于伏地叩头不敢再开口。

杏儿是个有脑子的人,在她开口证实红鸾藏起来什么东西:那样东西现在就扔在大殿的地上;可是太后和太子并没有立时开口喝问红鸾,也没有让人把红鸾拖出去打,更没有让人把红鸾送到六局或是大牢里去,她便知道自己刚刚可能误会了什么。

尤其是花绽放开口两次都被薄斥,太后和太子无人理会她,更让杏儿清楚她离开的时候殿上的事情就有了什么变化。

她现在极为后悔,刚刚如果她开口说出花绽放的谋划,那么她就能保住性命、交好红鸾;现在,她要怎么办?

杏儿被宫女拖起来时,无意中看到了柔妃,却把她吓得几乎晕过去:柔妃看她的目光冰冷至极——她刚刚的话居然让贵妃如此不满?

她受惊吓后变慢的脑子转动起来,细细的把所有她知道的事情思索起来,倒底是什么让贵妃如此恨她,如果不想个清楚明白,就算今天她能保住性命,得罪了贵妃她的性命又能留几天?而且只怕要求死都不会那么容易。

杏儿带着一肚子的不解与惊惧被人拖了下去。

红鸾看到杏儿被拖下去后才叩头请罪:“太后娘娘恕罪、太子殿下恕罪,奴婢万不敢生出什么不敬之心来,只是因为杏儿如果在殿上,奴婢便没有办法洗清自己。”

太子没有说话,淡淡的看着红鸾;这次由太后开口:“嗯,现在说吧。”皇家人生气了,可不是你两句认错请罪的话就能平息的。

红鸾没有再认错,她开口就直言道:“杏儿虽然到奴婢身边的日子不多,但是这几天她是寸步不离奴婢的,奴婢做什么事情也瞒不过她去;花女史刚刚也说过了,是杏儿昨天晚上去找她,看到奴婢把东西藏到了身上。”

“自昨天晚上到现在,奴婢并没有带着人当差,所有的宫奴都在院中,包括奴婢在内;如果这凶器当真是奴婢的,奴婢也只能是在昨天晚上挖坑埋下的,又哪里能瞒得过杏儿及满院的宫奴去?”

太子闻言微微点头:“有道理。”面无表情的看向花绽放:“你是昨天晚上听到宫奴报信,看来你和那宫奴是误会宫女红鸾了。”

花绽放一愣,她不知道红鸾院子里的坑洞是怎么回事儿,更不知道红鸾是什么时候把短匕藏到坑洞里的:原本她听到女官说短匕在院中的坑洞中找到,还很高兴的;虽然她也隐隐想到有些不妥,但重要的是短匕找到了,红鸾的罪名是推脱不掉的。

红鸾的罪名推脱不掉,那么柔妃当然就难以说明白;却没有想到事情如此急转直下,她的话难以自圆其说了。

“回太子的话,奴婢也不清楚,奴婢只是听杏儿所说罢了;”花绽放当然不肯放过红鸾:“依奴婢猜想,也许是刺客早就挖好那个坑洞,宫女红鸾只是把短匕扔到坑洞里埋起而已。”

红鸾紧紧的跟上一句:“为什么要把短匕埋起来?”

“那谁知道?”花绽放看着红鸾,目光幽幽如同寒夜的鬼火:“不对,只有你们和刺客才知道了。”

红鸾再次向上叩头:“奴婢如果当真和刺客勾结,那么短匕当然是有不轨之心,怎么可能会把它埋起来,且埋得如此之深?而且还好像预先猜到杏儿会看到短匕,早早挖好坑洞备着,就在昨天晚上那么巧被杏儿看到后,刚刚好的把短匕埋起来?”

花绽放想到红鸾那句她院中藏有凶器的话,心知她今天放过红鸾,红鸾和柔妃也不会放过她;所以当即反驳道:“可能你们早就想好要埋起那短匕来,只不过是刚好在埋之前被杏儿看到了。”

红鸾看一眼太后和太子等人,发现他们没有开口的意思便立时答道:“还真太巧了。女史大人认定这短匕是奴婢的,认定奴婢和刺客有勾结,那奴婢问女史大人,奴婢千辛万苦弄到手短匕欲行那大逆之举,为什么在没有人发现的情形下,要把它埋起来呢?”

“刺客不是一次失手了,那是老天有眼我朝定能千秋万代——次次失手的情形下,刺客在行刺前却要同伙把凶器埋起来,莫不是算准了会有人发现奴婢手中的凶器?女史大人,你以为这是说书先生在讲古嘛。”

的确是事事处处不合理,无论如何也讲不通的。

花绽放看一眼太后、太子,再看看柔妃心下有些着急起来:事情怎么就变成眼下的样子?

“谁知道你们怎么想的,又有谁知道是不是刺客发现杏儿看到了什么呢?”

红鸾淡淡的反驳:“刺客发现杏儿知道干什么的话,她现在还有命在吗?或者说,女史大人认为杏儿也是勾结刺客的人?”

花绽放被问的无话可回便道:“不是你的东西,又怎么会在你的院子里?这么大的皇宫,他哪里也不藏就藏到你的院子里?这么多的宫女、太监,他哪一个人的衣服也不偷,就穿你们二人的?”

福王懒洋洋的声音响起:“花女史,本王没有记错的话,好像你开始说的是,你只是听那个叫杏儿的宫奴说,看到宫女红鸾藏起了戒尺样的东西对吧?”

他说话不但是懒洋洋的,而且还懒洋洋在椅子上伸了伸腰,看着自己手中把玩的小玉件,一副神思不在大殿上的样子。

“是的,王爷。”花绽放小心应对;但这话她说的时候大殿之上人人都听到了,她想否认也不可能的。

“既然是道听途说的事情,你怎么一口就咬定了宫女红鸾和刺客有勾结呢?”福王懒懒的换了一个坐姿,方便能看到花绽放:“你,不会是和宫女红鸾有仇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