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凤篇 第二十八章 本无一物(2)

耶律延禧瞧得惊骇,一指江昊问段潇燕道:“此人是谁?”段潇燕却是心潮起伏,并不答话,突地柳眉一拧,说道:“众将士听命,将此人活捉于本宫,本宫要剥其皮,饮其肉!”

身后一拨辽军大将飞驰而出,弯刀出鞘,围向江昊。手机阅读小说,同步更新\\!{#123}\'{#125}待围得近了,纵马飞去,弯刀一削,砍向江昊腰挟。江昊双掌吸引着两方人马,不能腾出手来,一足腾起,便将一人连马带人蹄翻。眼瞧又有数人袭来,江昊如法炮制,几脚全部踢翻在地。

剩余的辽军大将眼瞧对方如此神威,俱都不敢上得前来。耶律延禧眉目一皱,蓦地站起身来,叫道:“取弓箭来!”便有一契丹鞑子迎上拿来弓箭。耶律延禧搭弓引箭,对准江昊胸脯“嗖”的就是一箭。

要知道耶律延禧从小便喜欢习武练箭,其箭法高,大辽国中数他之最。

江昊虽是在人马喧嚣之中,但耳力还是惊人,闻得风声袭来,身子一斜,便躲了开去。

耶律延禧用契丹语乌里哇啦骂了一句,突然跳下辇辂,翻身骑上一匹骏马,奔近过去。

段潇燕本是叫人活捉江昊,却万没料到耶律延禧亲自出手射杀,一时之间,腹中翻腾,缓缓站起身来,面上红白不定,眼瞧江昊,尽是忧虑神色。

耶律延禧奔得数十丈开外,再度拉弓射箭,“嗖”的一声,江昊头一偏,利箭从耳边飞过,卷走头上一抹须。潋灵儿见到此处,大声叫着“江昊”,生怕江昊出事,便要奔上前去,幸亏留下的一行灵山弟子将她死死拉住。

段潇燕眼瞧江昊惊险,神色一哀,双手便颤抖起来。耶律延禧第二箭不中,又乌里哇啦大骂一句,这次却是拿了五支箭在手,一齐放在弦上,蓦地射出。五支箭来势极快,直攻江昊周身要害。

江昊一惊,翻身而起,竟将左右两边的人马带的飘动起来。四支箭突地吃进土里,另一支箭却正中江昊胸膛。江昊一声闷哼,跌落下来。兀自虎目一抬,*视耶律延禧。

耶律延禧被江昊目光瞧得害怕,心里打了个突,连忙掉转马头便欲回奔。江昊胸膛鲜血顺着箭杆涌出,江昊忍住疼痛,突地一声长啸,左臂一摆,便将左边一长串契丹鞑子抛飞了起来。众契丹鞑子身不由己,大声惊叫,就像抛珍珠似的,纷纷砸向耶律延禧。便在一瞬间,耶律延禧连人带马便被众契丹鞑子压倒在地。

江昊放了右边中原豪杰,快步抢进,便在此时,听得契丹鞑子叫道:“护驾护驾!”倏忽间,长箭纷纷射向江昊。江昊心冷如灰,竟不躲闪,直接前奔。便就在这一瞬间,身中数箭。

江昊毅力坚强,却不倒下,径直奔了过去,到了耶律延禧身旁,脚步却不停,直直奔向段潇燕,到得段潇燕身旁,身上已中了十余箭。众契丹鞑子都道江昊要袭击段潇燕,纷纷举起弯刀。却不料江昊到了近前,突然叫道:“潇燕……”身体一软,便倒在了地上。

段潇燕再也忍耐不住,忙喝契丹鞑子道:“你等都退下,退下!”忙不迭从辇辂上奔了下来,一把将江昊搂在怀中,歇斯底里打哭出声来!此番突变,顿叫众人摸不着头脑。唯有南方五怪在大军中东闪西闪,突地停下,说道:“娘娘一直都没忘记江昊!”“就是,哎……”

江昊饶有一口气在,抬起手拭去段潇燕脸上的泪珠,问道:“潇燕,你真恨我么……”段潇燕越哭得厉害,断断续续说道:“二十年前……对不起……我来晚了……”江昊一怔,只记得当时在白竹林五里外的茅草屋等了三日三夜。听段潇燕继续说道:“我被母后禁闭,第四日方才逃出来,可是到了约定之地,却不见你身影……故此……我心灰意冷……认为你没耐心……就不多等我一日么……”段潇燕说到此处,已是泣不成声。

江昊听罢,如梦初醒,一声苦笑,说道:“故此你便开始恨我,恨大宋?”段潇燕点了点头,说道:“我对你是又爱又恨。”眼瞧江昊面色转白,心下一紧,说道:“江昊江昊,你不要闭上眼睛,我要和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江昊虚弱道:“可是……我……要死啦……”

“不,不,你不会死的,不会死的!”段潇燕情绪失控,大叫起来。

却说耶律延禧从人群中爬了起来,在一旁先是看的迷惑,随即便醒转过来,敢情段潇燕与那贼子有着万般暧昧。这一下,耶律延禧立马气得暴跳如雷,大声喝道:“杀杀,给本王杀死那对狗男女!”

要知道自从段潇燕从大理嫁到大辽来后,耶律延禧一直对她宠爱有加,先封为王后,然后凡事都对段潇燕言听计从,当真是无可挑剔。而今,段潇燕却当着他面与一贼子互诉暧昧之情,如何不让他着怒。

众契丹贼子闻言,纷纷汹涌上来,弯刀长矛,齐齐击向二人。二人都自哀伤,竟一时没察觉。眼看便欲被契丹鞑子刺上数百个血窟窿,便在此时,突听一人洪声喝道:“谁敢伤我兄弟!”话音未落,但见一虎形长汉领了一干人飞奔而至,众人手臂一扬,便掷出手中樱红长枪。长枪去若闪电,力道浑厚,听得一连串惨叫,最前一排的契丹鞑子便被刺翻倒地。

江昊听得那喝声,不禁侧目望去,但见虎形长汉气势如虹,不正是小时结拜兄弟,三教九流派的大当家陈中凯么?江昊一阵欣喜,忍不住叫道:“陈大哥……”一口气掉不上来,话音便一滞。

只见陈中凯望了他一眼,说道:“江小兄弟,哥哥来迟了。你身受重伤,快快后退吧!”说罢,一声闷喝,领着三教九流派一干人如猛虎出笼的冲杀进辽军的队形中。

敢情陈中凯先前在灵山上便认出了江昊,只是苦于江昊乃众矢之的,故不敢相认。而今眼看江昊冲杀契丹鞑子,便激起豪情万丈,想着当年和江昊结拜之情,再也顾不得什么,飞奔前来相救。

便在此时,又闻一人叫道“谁敢伤我大哥!”话音一落,一个肥胖的身体坠落地上,身子仿若陨石,砸得大地连抖数下。

那人一落地,一对闷拳挥出,顿时打翻数人。然后一手抱住段潇燕,一手抱住江昊,便飞奔后退。契丹兵蜂拥卷了上来,那人却仗着古怪步法跑得飞快。

只听潋灵儿大叫:“傻敦小心,傻敦小心!”那人咧嘴一笑,道:“灵儿,勿用担心!”足下力却是奔得更快了。敢情来人正是傻敦,只因早上起来见灵儿不在,便到山下水池边寻灵儿,却未料灵儿未寻到,倒看见了一只九头九尾鸟。傻敦上次遭了九头九尾鸟的罪,一瞧见,顿时眉毛一肃,便要威。

不料这九头九尾鸟居然会说起人话来,傻敦先是吓了一大跳,随即便觉得有趣,松了戒备之心,就和九头九尾鸟攀谈起来。直至辽军放火烧山,方才醒觉,与同九头九尾鸟一齐出了来。到得山下,傻敦老远便瞧见战场中大展神威之人,正是自己日夜所想的大哥江昊,虽是二十年未见,但江昊容貌,化作灰也认得。傻敦一喜之下,竟蹦得老高。突见江昊陷入敌军重围,想也没想,撒足便飞抢过来。

傻敦仗着逍遥步法,倏忽间便奔了回来,放下二人,大呼“江昊江昊”,但江昊失血过多,已没了气息。段潇燕潋灵儿傻敦同声大哭,江万风江安邦江雪儿老远瞧见,纵马飞驰而回,眼瞧江昊没了声息,都是嚎啕大哭。

突听得天空一声惊鸣,九头九尾鸟再度飞起,落如战场,巨翅连扇,扇得契丹贼子四处乱飞。便在一瞬间,便迫使辽军退了五里之地。此时月飞扬、李梦龙、方逸杉、甫中鹊、洛垄等都已恢复了内力,翻身上了马,领着自己派中弟子一鼓作气,追亡逐北,追杀契丹鞑子而去。

江万风等黔山弟子都留了下来,眼瞧江昊仍是昏迷不醒,都自落泪。突觉身后出现两块巨翅,竟是九头九尾鸟到了身前。九头九尾鸟居然开口说话,道:“他已非凡人,永远不会死的,你们无须担心!”

江万风一怔,讶异问道:“你……你会说人话?”九头九尾鸟突然九只头一笑,竟是人脸才会有的表情。说道:“世间之大,无奇不有。你们眼界也忒地不宽阔!”黔山众人闻言,若有所思,都点了点头。

九头九尾鸟突地对段潇燕傻敦潋灵儿三人道:“你三人将他扶到我的背上。”傻敦知道它要抢走江昊尸,身子一挡,问道:“你要干嘛?”九头九尾鸟道:“他身受重伤,我须带他去一个遥远的地方疗伤。”段潇燕担心道:“可是我们不放心他!”九头九尾鸟又是一笑,说道:“你三人不妨和我一起去。”三人闻言大喜,对望了一眼,都自点了点头。

三人都再不想和江昊分开,只想一辈子守候在他身边。想到此处,三人一同将江昊扶到了九头九尾鸟背上,然后相继爬了上去。九头九尾鸟身形巨大,载着四人绰绰有余。

九头九尾鸟冲江万风一行一笑,说道:“我们会回来的!”然后巨翅一扇,飞了起来。傻敦潋灵儿连忙对江万风等人挥手告别,江万风等人泪眼眨动,也齐齐挥手。段潇燕却怔怔看着江昊,眼看江昊一脸沧桑,一时之间,情难自禁,竟流下泪来。

九头九尾鸟愈飞愈远,渐渐消失在西北方的天际。江万风如在梦中,突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师叔老人家说的好,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说罢,突然双手合十,朝西北方一拜,领着黔山门人去了。

(全书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