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篇(我的父母都是王)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兄弟们不要再为无为的战争而牺牲,不想成为堕落天使就赶快在大门还没崩溃前离开,作为时间守门人的我已经堕落了。”该隐的声音响彻地狱,天使军团先头部队的最高指挥官叛变这一消息令无数的天使放下手中的武器,而恶魔们则在观望他们的王,那个手搂着一个天使的万恶之王。

“站住!天堂的美好难道不足以令你留恋吗?”

回过头,该隐紫眸中闪耀着炽热的爱情,嘴角微扬起幸福的角度,掀起那吸引人的红唇“该隐并不留恋天堂,没有感情的她留在那里都是一样,而我是拥有感情的陈见恩,所以选择留在爱情身边。”

“那不公平!你要爱情我也可以给你。”

该隐的语气十分不以为然“我的爱情从千万年前便属于他。”

“不公平!不公平!我可以给你至高无上的地位,为什么还要走!”

“谁告诉你我是该隐?我只是与该隐分享同一个灵魂的另一个人,名叫陈见恩的普通人类。”该隐冷静得近乎无情,那双眼睛即无波也无澜的看着眼前的人。

“不!你是!”

“从断翅的那一刻,我就亦是开始了以生就的慧心参透人间善恶的尝试。然而,倘真能勘破,便该是清风朗月,风过无痕的逍遥自在,是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澄澈空明。了悟之途,最难勘破的本是“情”之一字。参不透、看不破,十丈软红便是我的全部,即便是修罗地狱亦可成为天堂乐土。”该隐深情的看着身边的路西法。

“以生就的慧心参透人间善恶……以生就的慧心参透人间善恶?这难道就是你的答案?我不相信!”

“不信?”

“是!我不信!”

“有勇气走我走过的路吗?”嘴角微扬,眼神中有着数不尽的魅惑。

“有!”

“汝将面对的是连神也未必能勘破的十丈软红……”话还没说完,回应该隐的是三双坠入地狱的雪白翅膀,此时他笑……

身穿橙色花睡衣的少女冷汗淋淋的从床上弹起来,胸口不断的起伏,刚睁开的双眼有着莫名的迷茫,双眼茫然的注视着前方,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呼~还好是做梦。”

少女瞄了一下床头的闹钟“啊~!”顿时尖叫起来。

“七点四十分!”蹦!的一下,少女从床上连滚带爬的从冲到衣柜旁。

刷!的一声打开衣橱,纤细的手从衣橱里拿出一套可以称之为难看的运动服,那难看的运动服不是别的衣服,是大家所熟悉的高中校服,在各大城市里随处可见设计落伍,材质粗糙价钱却贵得离谱的高中校服。

“妈~!为什么不喊我?”少女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跌跌撞撞的冲进洗手间。

“你不是设了闹钟吗?”一身睡衣,外加一颗鸡窝头,一名看上去三十左右相貌普通身材火爆的**揉着眼睛靠在门边。

“我死定了,你老是忘了叫我起床,如果今天再迟到这个月的洗手间打扫就绝对少不了我的那一份。”一手勾着颇为沉重的书包,一手拿着湿毛巾擦脸,头上顶着一个鸡窝头,少女毫不羞涩的伸开门便往外跑。

“你好像……”还没刷牙!话还没说完,嘭!大门关上,诺大的客厅里便只剩下**一人。

早上七点多的马路上人来人往,顶着一个鸡窝头的少女拼命的踩着脚踏车,小小的脚踏车冲过红灯、越过人行道,险象横生的在路上横冲直撞,不稍十分钟一所高中便出现在眼前,此时手表上的指针真指着七点五十九分。

“还有一分钟!”

嘭!一辆满载水泥管的大型卡车撞上了横过马路的自行车,天啊!这是目击者心里想到的第一句话。

当卡车翻到在马路的一边,压坏了马路中心的隔栏,司机从驾驶座上狼狈的爬出来,幸运的是他似乎并没有受到伤害。

人行道不起眼的一角横躺着一辆被压坏的自行车,水泥管撒了一地,马路上混乱至极,可原本骑在自行车上的少女却不见踪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