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昆仑明教

上回说到林凡二人,提到捉拿飞鹰一事;刘雨儿可是留意到这让她感兴趣的事,如今气也消了当然转回正题问道:“你们和那个飞鹰交过手?”林凡看着边上正一脸苦相的钱峰,心里那个高兴,谁叫刚才他不帮自己来着。

见刘雨儿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不敢再得罪这个脾气实在不怎么好的大小姐道:“对呀!就在一个多月前的一个晚上,我和小峰出去拳醉鬼‘拿’酒无意中遇到了飞鹰……”

“为什么要晚上拿酒?”不懂就问典型的好孩子,但刘雨儿也正好问到那个“点子”上就直让林凡恼怒道:“你还要不要听,不知道打断人说话不礼貌吗?”难不成还要为她解释一下“拿”酒的经过,那施毕全还不让人捉了自己去砍了,本就有点古灵精怪带有点“问题”的刘雨儿再让他给教坏那么一点点,这还得了。

幸而刘雨儿还是比较好奇飞鹰的事,连忙安静下来,倒让边上的钱峰直眼冒星星地望着林凡,啥她对人的差距就这么大的呢!

“说完正题,当时我与小峰现飞鹰出来……”对于林凡这点,倒让杨明不得不佩服林凡,竟然能把当时短短半个时辰不到的事情,硬是说得神乎其神的,比之他弟弟杨过也不惶多让。

虽然是刘雨儿实在不怎么信得过眼前人模狗样的二人这么英勇,但却又是对林凡所说的“拳定江山”感到惊奇道:“怎么你打着打着又出现铁手神捕的‘拳定江山’了?”

“这个嘛!是几年多前我无意中遇到的一个人教我的。”林凡回道,不过这也不算说慌,他和杨明本来就是无意中相遇到。

钱峰也知道其不愿说出该招来历有他的难处,连忙打开话题道:“对我,我见过你好像也会一套失传在江湖上的绝学千叶手,和飞鹰所用的一模一样,你们认识?”不过对于这件事他还是很想知道的。

刘雨儿对此倒没什么忌讳道:“我可不认识她,我的的武功当然是我师父教的,他可是大名鼎鼎的一枝梅,不过就是很久没有见过他而已。”

“一枝梅!”林钱二人不禁大惊,因为那天晚上他们才见识过一枝梅的实力,也是只那才知道一流高手和二流高手的实力相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本来杨明经常所说的自己二人也将信将疑,那想遇到一枝梅若不是一枝梅志不在与自己二人为敌,怕要自己二人交代在那也不是难事。

刘雨儿倒是奇怪道:“怎么,你见过我师父?”“没,那有,没有的事。”林凡自然不可能在美女面前说出他们在一枝梅面前一招也不敢接如此丢脸的事,“我还有事要走了。”话音刚落一溜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倒边上的钱峰可不是想到这一层,而是他又知道了一个人会“千叶手”的事,他是知道自家绝学的不凡,能和“龙擒手”有着相春色之效的“千叶手”又怎会平凡,而失传了的“千叶手”如今又不但之重出江湖更有着三人会,让他心中不觉犹有着一根刺般。

天知道还会不会有什么高手也会,更不知道这会不会影响到外公家的事呢!想想还是要通知一下家族,连忙是想向刘雨儿告罪道:“我还有要是先离开下告辞了。”

“你不行,今天我还没有玩够。”刘雨儿可不想放过钱峰,连忙拉着钱峰道。

“真的不行,要不下次再带你四周玩玩怎么样?”钱峰对此只得许着诺道,按林凡的说法,“誓当食生菜,许个诺当放个屁”,其实心中却不禁冷汗,因为刚才还吓得死死的,现在还要出去玩,这女人啊!

刘雨儿很是果决道:“不行。”“要不让姐夫带你四周走走。”钱峰不禁打起边上不知神游到那的杨明地意。

但很明显大小姐不怎么愿意打杨明这个酒鬼陪她,拒绝道:“不行,看他目光痴呆的样子也不知道会不会迷路的。”听着刘雨儿对杨明的看法,这可就不是心中冷汗了,是直接冒汗了。

任他好话说尽愣是不肯放他更是让刘雨儿死扯硬拉地拉了出去话要逛街,直汗……

而边上的杨明,早在听到“千叶手”之名的杨明,也陷入了回忆之中:

当年追踪贼匪而路经昆仑,竟现明教在西域这边光明正大地打着“反宋”的旗号造反,加之当时的江湖阅历又不足,在三上梁山后更是不可一世,想梁山一百零八头领不也让自己三进三出。

看向当地官员胆战心惊惧怕自己的样子更是坚定自己的信心,冲动之下手执一支钢枪,骑上“踏雪”(杨明座骑灵马)竟就直接踏上昆仑山,不料昆仑明教易守难攻,只得独自在山门前叫阵欲战明教教主方腊。

门前将红旗烈火坛坛主不堪受辱,直接带上百号旗骑领战而出;但铁手三上梁山的实力怎是轻视,一手凌云枪法(诸葛正我成名绝学)无匹的神力,合作无间的座骑竟在四周之下无一合之敌,神力可也不是好挡,一枪横扫出,破空之劲愣是连刀打断,人更打飞开丈数开外,端是霸道万分。

一招打出已经威力如丝,没战胆先却,铁手那会放过乘胜追击的机会,这也活该他们倒霉,五行旗所讲求的就是以五方旗使各领百人布阵拒敌。

用幻阵迷惑格杀敌人于大阵之中任你千军万马也是等闲,那曾单独出战虽然无一不是在生死边缘挣扎的人,但终还是人多则乱,任你合作无间也不及人家一枪一刺等同死神之镰刀,那还会是人家对手。

光明顶上的方腊听到烈火旗百旗骑在山门前让一少年单枪匹马打得再无还手之力更是大为震怒(不怒也得怒了,百人也不够人家一少年强不是明着给自己丢脸吗?),领众护法散人出望而观。

明教四大护法之一白虎王见杨明在连挑五行旗(每行旗使领百号战骑)依能丫在对面叫嚣,似有古时战将吕布,万夫莫挡之能,更是豪气大作也不管身边的教主,真接施下轻功,来到杨明面前打量一同也不禁心中暗赞其好一代少年英杰。

只见铁手单枪策骑,马甚神骏,四蹄点白,少年更是薄甲青巾,刚毅的俊脸,衣上经战却不沾半点腥红,却闻铁手叫战道:“汝可就是明教方腊?”

章节目录